没想到时隔这么久再一次登录老福特
就是TT宣布解散的日子
今年是十六周年啊
无论时过境迁,无论岁月冗长
你们永远都是杰尼斯
我永远喜欢泷与翼

默默的把丸子爷爷买的bath&body的香型全查了出来……

想让大家都了解一下我家的小奶狗新田真剑佑……

【knsr】paranoia 其三

♞过双周假的我忘了普通的一周只有七天✘所以忘了更
♞这次更新之后停更,因为我要学考了hh
♞感觉自己填不完了

因为时间还早,神社里没有人,冷冷清清的,和上次来这里时的盛况完全不一样,健人四处张望,看到了正在打扫庭院的巫女,他冲上前去。

“愿望,能不能收回。”

巫女明显是知道健人在说什么的,但她还是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问到:“愿望?”

“我的愿望,我不要了,把佐藤胜利还回来。”说着,健人把口袋里的那张纸条塞到了巫女的手里,但巫女还是摇了摇头。

“原来你许了这么一个愿望……如果存在的
证明完全消失了,他就回不来了。”巫女侧过头,长发盖住了脸。

“那我再许一次愿……”健人掏出钱包,准备抓起一个硬币。

但他的手被巫女抓住了。

“我跟你说过的,不能反悔。你常常用人设掩盖自己撩他是真的爱他的事实,却不说出口,那么现在他消失了,只有你还记得他,只有你还爱着他,只有你保留着爱他的记忆,只有你,能够爱他,有什么不好?”

巫女说了这么多话,但她看着健人的双眼依旧坚定。

而健人一直想挣脱巫女的手,但面前这个一身巫女服的小小的柔弱女孩,力气却大得出奇,被她抓紧的那只手,根本动弹不得。于是中岛健人放弃了挣扎,说到,

“你不明白,因为你不是我。”

巫女刚想辩解什么,却还是止住了口,她慢慢的松开手,对健人说

“他存在的证明,还能找到的话,就再许一次愿,他就能回来了。”

健人听了,看了看腕表,立马冲了出去,巫女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小声的自言自语

“我是啊。”

公司里,大家都已经到了,因为健人在神社里花了一点时间,所以踩点才到。

“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啊,是不是去见哪家漂亮的妹子啦?”风磨拍了拍健人的肩膀,聪和marius也随着笑了起来,健人没有时间去回答他的问题,虽然的确是见妹子去了(健人在心里说道),环顾四周,唯一的希望还是破灭了。

他多希望到公司的时候能看到佐藤胜利已经到了,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和大家打趣,聊天。

可是他真的不在。

健人四处张望,跑到了后期staff那里,想找到一张胜利的照片。

“可以是可以,不过快开始番组拍摄了,真的没事吗?”staff起身,把电脑前的位子留给健人。

“没事,我会过去的!”健人立马坐下,在电脑里那上万张szc的摄影和视频里寻找着佐藤胜利。

过了许久,大约有几个小时,健人看完了最后一个照片,一段视频。

没有佐藤胜利的影子。

他几近绝望,但又想起了什么,跑到乐屋里,打开了自己的放置柜,翻出了一本旅行日记,大概是去夏威夷的时候写的,虽然很快就失去了写的兴趣,只写了几篇。

他快速翻开,翻到了记忆中有一张拍立得照片的那一页。

突如其来的希望,让他湿了眼眶。

那张是在从日本到夏威夷的飞机上,健人拉过胜利拍的一张照片,胜利一脸都是对突如其来的合照完全没有防备的惊讶,而自己则摆出了标准的微笑。

“健人,你在这啊,我找你好久了快点去拍……”风磨推开乐屋的门,健人拿起那本日记就跑了出去,全然不顾风磨的呼喊。

因为希望就在眼前。

我就知道我吃了一个冷的发抖的cp……
难道Harrison和Hartley不好吃吗……真.相爱相杀,重视新成员的吃醋怼还有安慰的“You  are  my  guys.”再次见面的“Am l still your guys?”
挺好吃的啊
那为什么一点粮都没有
😂😂完了完了难道是我的萌点越来越奇怪了

更文也日常掉粉也就我一个了😂😂

【knsr】Paranoia 其二

♚更新了,虽说是不定期的,一周内破十赞下周一定更第三章
♚补了别人大力推荐的szc脚底按摩那一集,蓝担被娇喘击沉
♚前期高虐,慎入(前期虐多好啊我就喜欢前期虐,不像AM前期甜腻腻老夫老妻,最后落个BE……)

做好了上班去的准备,中岛健人却坐在沙发上愣了很久。

健人从迷茫中回过神来,虽然如此,健人还是不愿相信佐藤胜利消失了。

“也许他只是闹脾气了,把我删了,也许只是酒还没喝完,也许只是……”

他揉了揉头发,想把胜利消失这个想法从脑袋里赶出去,拿出手机,在谷歌上搜索,虽然健人迟疑了很久,但还是打出了佐藤胜利四个字。

却无法搜索到任何关于记忆中那个佐藤胜利的任何东西,连胜利刚刚上映的电视剧,海报上,明明是男主角役的胜利不见了,被一个不知名的家伙代替了。

“不可能,骗人的……”手机应声落在地上。

他连忙跑到玄关,侧头一看,玄关柜上的五人合照变成了四个人,自己右手臂弯里的人消失了,就像被强行p掉一样,空了一块。

他终于相信佐藤胜利消失了。

“我一定会找回来的……”

他开始回忆……

【昨夜 七点】

————胜利^_^Y今晚八点要不要来我家喝一杯!!

——不太好吧明天要工作哦

————( ͡° ͜ʖ ͡°)✧没事的喝一点不会被发现的

————如果胜利不来,我会很伤心的,一个人喝不知道会喝多少,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起来呢(˵¯͒⌢͗¯͒˵)

——老大不小了还要撒娇……好吧我待会过来……只是为了监督你别喝多了而已哦

————(´▽`ʃƪ)好好好www

——那待会见啦

————待会见(◕ˇ∀ˇ◕)

中岛健人在心里欢呼起来,回家的步伐也变得轻快起来。

“你听说了吗,上坂道那边的神社。”

他突然听见了身后几个女子高中生的谈话,起了兴趣。

“听说了听说了!!”长发涉谷系的女孩用她指甲装饰的很可爱的手遮住嘴“隔壁班的A子在那里许愿祈求和B君在一起,结果第二天B君就向她告白了!!”

另一个短发涉谷系的女孩子也惊叫起来“骗人的吧骗人的吧!!我可不可以在那里祈求自己和堂本光一在一起啊!!”

“据说只有祈求和身边的人在一起才能成功哦。”最开始提起这个话题的卷发少女端着手上的奶茶,笑着看向短发涉谷妹“和光一君的话没可能的啦。”

短发涉谷妹垂下头“诶……好扫兴哦……”

听着她们的对话,看了看时间还早,而上坂道也不远,打算去看一看。

不愧是传说中的神社,健人拉了拉自己的口罩,人真是非同一般的多。大部分是和刚才的涉谷系女孩子一样的女高中生,也有一对一对的情侣。

鸟居格外的宏伟,而那所传说中的神社,也是美得令人肃然起敬。

健人投入了一枚硬币,摇动铃铛,击掌两次之后,开始许愿。

闭上眼之后朦朦胧胧之中,他默默想到。

“想让可爱的胜利永远只留在我的身边。”

睁开眼,神社的巫女突然递给自己一个红色的御守。巫女甜甜的笑着,对他说“如果有一天这个御守消失不见了,就是神明大人拿走了它作为实现你的愿望的代价了。”

健人点了点头,接着,巫女又说到。

“绝对不能反悔哦。”说着露出了奇怪的,明明很温柔端庄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

健人有些不知所云,但还是应付着点了点头。把那个御守塞进了口袋里,接着便转头离开了。

回忆结束。

健人连忙在口袋里搜寻那个红色御守的踪迹,自己昨晚就这样一觉睡着,没有洗澡更没有洗衣服,所以应该还在口袋里……

可口袋里除了钱包以外,只有一张纸条。

【あなたの願いが実現しました。】

“什……”健人待在了原地,他的愿望,他的愿望?

“想让可爱的胜利永远只留在我身边。”

难道是这种意义上的只留在我身边吗……

本人人间蒸发,存在过的证明全被抹除,这个世界只有中岛健人一个人还记得曾经有过一个叫佐藤胜利的人存在在自己身边。

健人丢下那张纸条,慢慢的跪坐下来,靠在沙发边上,扶着额头。

纸条落在地上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滴滴水痕。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是自己的泪水。

“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绝望之际,他想起了那个巫女,那个仿佛会知道发生什么,笑盈盈的那个巫女。

不去不行。中岛健人把工作抛之脑后,奔向上坂道的那间神社。

再被我加工得无法直视之前存一下照😂

【knsr】Paranoia 其一

♚knsr向,标题意为妄想症
♚看了“军团”之后的人间蒸发梗
♚日常拖更,真的不是不更……而是在脑内脑补完全剧情知道结局后就不想动笔了……还有一个原因是忘了更✘
♚前期可能会超虐慎入比较好hh,第二章戳头看更新

早上,天还蒙蒙亮,中岛健人已经醒来了。

今天很奇怪,他明明是那种可以一觉睡到中午的起不来的人,加上昨晚的宿醉,今天应该是非常难受的,但他现在却非常轻松的早起了。

他换好衣服,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心悸,他把手掌放在左胸口,感受着自己的心跳。

心跳也意外地快,明明什么事都没有,莫非是酒精的作用?

他看了眼时钟,才六点半。

“昨晚和胜利喝酒喝的太晚了……我是醉过去了房间应该有点乱……”他走向客厅,借着太阳从窗口投射的微微光芒,他看到了昨天胜利坐着的位子。

他想起了那个喝了一点酒之后,从脖子到脸颊都红彤彤的,用小学生的比喻刚刚好适合,像个苹果一样好看的男孩子。

“明明都二十岁了,”健人勾了勾嘴唇,笑了笑“却依旧和相遇的时候一样,还是一副孩子的模样。”他卷起袖子,准备收拾桌面,他已经预料到了两个男孩逞强着拼酒量之后,那张桌子的惨状。

啪嗒的按下电灯开关,面前的场景却让他吓了一跳。

桌面上意外的很干净,垃圾桶里一个啤酒瓶都没有,抽纸还没有开封,就连模糊记忆中,被酒醉的自己和胜利拿来打枕头大战的沙发上的靠枕,也乖乖的待在应该待在的地方。

“是胜利整理的?”他四处张望,下了这个结论。怪不好意思的,叫别人来自己家开派对,却要别人帮自己收拾。

可是他昨晚喝的比我还要多,醉的比我早啊?难道是酒醒的我快?健人甩了甩头,越想心脏跳的越快,还是别想太多比较好,除了胜利,没有别人在这里,只可能是他收拾的啊。

刷牙洗脸后,健人想看看还有什么吃的,离番组开拍还有一阵,空着肚子可没办法好好工作。

健人从橱柜里拿出一个玻璃杯,这应该是昨天他和胜利喝酒时有用到的杯子,却被放回了橱柜,而且干干净净。应该也是胜利收拾的,他这么想。

“我昨天太心大了吧?”想着想着,健人回想了昨晚酒会的起因————完全是一时兴起,在最后一天的休息日,松岛,风磨和marius都有事无法陪同,自己便只邀请了胜利来自己家喝酒,“明明今天可是有工作的啊。”他吐了吐舌头,脑子里全是那个笑容甜甜的男孩子在酒醉之后说的甜言蜜语和他可爱的撒娇。

喝酒之后坦率的样子多可爱啊,多向我撒娇嘛。他笑了起来,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他这一脸痴汉笑可能会以“有危险企图的人”为由被举报给警察。

虽然是喝醉了,还好今天状态不错,只要好好洗个澡洗掉身上的酒臭味,就不会被经纪人还有staff发现的……

“在那之前先看看有什么吃的吧。”健人这么说着,打开了冰箱。

冰箱里满满的,有许多东西,但是也有一些本来应该没有了的消耗品。

“这不是……”健人的额角流下一滴冷汗,“这是昨天我和胜利喝掉的酒不是吗……”他拿出一瓶,发现压根还没被打开过……

难道昨晚和胜利的酒会是梦?

“不,不可能的。”健人把啤酒放回去,拿出了手机“我应该给胜利发了line邀请他来了的……”他打开了line,首页没有胜利的聊天记录,他就用胜利两个字开始检索。

【没有任何关于这位好友的信息,是否搜索添加该好友】

“诶……骗人吧。”中岛健人慌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那个男孩消失在了世界之中。

那个笑容甜甜的,酒醉之后抱着自己的胳膊一口一个健人哥哥的,脸红彤彤的男孩子,佐藤胜利。

人间蒸发了。

Tik tok

此时,是七点过五分。

日服新卡,零薰党过年了
无比快乐的冷cp厨